英语新闻 英语考试 留学英语 TEM英语 CET英语 BEC英语 托福英语 雅思英语 英语作文 英语故事 英语笑话 娱乐英语 行业英语 英语学习 生活英语
工作英语 奥运英语 法律英语 英语口语 英文阅读 写作翻译 词汇语法 专四八级 四级六级 考研英语 职称英语 疯狂英语 英文简历 奥运知识 名人演说
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英语角 >> 英语学习 >> 英语杂谈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英语学习杂谈

英语学习杂谈

分类:英语杂谈   更新:2010/4/9   来源:网络

英语学习杂谈

    和朋友Jack合作搞个人网站有段日子了,不过我一直慵懒有余,没怎么管过网站的事。网站的主体是有关英语学习的,外加一些原创文章。我也就是有几篇原创文章在那里挂着,才有资格可以经常和别人大言不惭地说“请参观我的网站”之类的话。其实一直想开一个栏目,在里面不时谈谈学习英语的体会,可日常的事务也的确繁忙,终于一直还是没开。另外一个原因是自己心里也没底,学英语学了许多年,做英语老师又做了许多年,却是越来越胆小,越来越发现自己知道的实在不多,“杂”尚未能够,更莫说“精”,于是也就逐渐消减了当初好为人师的热情,更少提及“兄弟上大学的时候”的事情。
    不过随着网站变得日益红火,在留言板上、论坛上,以及我的电子邮箱里,有越来越多的人表示希望我谈谈自己学习英语的体会,以及对英语学习者的期望等等。体会是有一些,期望却万万不敢,实在要说,也只能是说说自己对自己的期望——那些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就有的,而一直也没有真正实施的宏图大志之类。转念一想,自己虽然懒懒散散,虚度了不少时光,但重温那些旧时的决心,虽然于己意义不大,但也许后来的学子,当中会有不少强过我者,参考我的建议,认真实行起来,青出于蓝之后,我也多点在人前吹捧自己教学有方的资本,于是决定将自己学英语的经历,在这篇文章中交代一下。
    童 年
    据我妈告诉我,我幼时很晚才学会说话,晚到有人诧异我为何小小的年纪就恁的深沉,一直憋着不说话。好在从两岁开始,外公就开始对我进行启蒙教育,在他老人家的教导下,颇识了一些字。当然外公不懂英语,但我回忆这段经历作为我英语学习生涯的开头,是有我自己的理由的。我相信,我对于语言的感觉,就是从这时候起开始逐步积累起来的。如果没有这一段启蒙教育,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什么样子。
    后来我就随父母到了外地。到了外地,我所感到诧异的第一件事,是别人说话和我不一样。父母在一座煤矿工作,当时煤矿上很不缺少来自天南地北的人,都是大学毕业分配来的。所以南腔北调的音接触了不少。就连当地的话音,也和我在家和父母说话的音调不一样。一段时间之后,我和妹妹不约而同采取了这么一种妥协政策:在外边和小朋友说话,用他们的语调,回到家,和父母还是说老家的话。这种妥协并不完美,因为一有小朋友到家来玩,我就左右为难,不知道该以哪个语音体系为准,为这事我可没少难为情。后来上大学,才在一本英语文化书里发现,这种现象许多国家都有,在英国也很普遍,还有一个专门的词表示,好像是accent code。这段时期当然也还没学英语,不过我提到这段经历,是因为我认为,一个人在儿童时期,如果尽可能多地接触各种方言,就能够形成很好的对语音的敏感。
    小学上到四五年级,我已经成了个书虫,一到放寒暑假,就去父亲所在的学校的图书室,抱回一大堆的书。就在那些书中,我读到了叶君健先生翻译的安徒生童话的英汉对照本。当时对这种密码一般的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的确就是以为外语是一种类似密码的东西,知道了其中的奥妙,找出那种一一对应的关系,就能够破译了。于是就开始了研究,当然是在读完汉语的故事之后。经过一番精心的对比和推理,我认为我找到了对应“狐狸”的英文单词:fox。不过需要交代清楚的是,这段记忆的最后一段实际上是我后来补上的,也许那个词不是“狐狸”而是别的什么。我的回忆里经常有这种后来补全的成分。也许这就是一种催眠。本来自己忘记了,可是大人不断重复说你小时候干过的某某事,慢慢地,你就以为,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这件事甚至还历历在目起来。我关于童年的回忆,就有不少这种经过催眠,变得异常清晰的事件。本来我还对这种补充回来的记忆充满了怀疑,可是,有一次我6岁的小侄儿半夜里在睡梦中笑醒了,问他为什么笑,他就说了一件趣事,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件事情是他2岁的时候发生的,他的叙述竟然和我们几个大人的记忆丝毫不差,甚至还多了一些细节。从那时起,我相信我们的记忆中充满了沉淀的东西,一些说不清的因素,会把这些沉淀激荡起来,使我们重新拾回这些记忆。唉,我多想有人能重新激活我的关于外公教我识字的回忆,让外公的面孔,再次在我的眼前清晰起来。外公走的时候我才7岁,我不在他的身边。这使我一直感到他没有走。多么慈祥的一个老人啊,想起他,我经常禁不住想起上了年纪的周恩来总理。这种联想连我妈妈都不明白是出于什么原因,不过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看周总理的照片,我就有一种见到外公一般的温馨。不过我还是打住吧,上小学的时候我写作文就常常离题万里,别人为了填满一页140个字左右的作文纸搜肠刮肚的时候,我就能写四五页了。
    不过我不顾一切违反行文的规矩要反复说我外公对我的影响,是因为这种影响的确深远。那时候外公教我识字之余,就给我讲古书中的故事。可惜如今我只隐约记着有一段似乎是出自《搜神记》。后来上小学假期里去看外公,他还跟我探讨他自己不是很明白的汉语拼音,说某些音不像是拼出来的,比如niu(牛),按照拼音,读起来应该更像(英文的——这当然是我现在加上的)new,而不是我们平常那样发出来的汉字“牛”的音。我当然说不清楚,回去问老师,老师觉着我这个学生怪。于是这个问题一直保留到现在。
    好罢,我再次宣布回到正题。好在本文写作之初就没打算是卖给哪家报纸,所以我才如此放肆,给了自己充分的自由,跑题跑得酣畅淋漓。
    中学里的英语学习
    我11岁上初中开始学的英语,不过自从那之后,一直到高中,其实一直都是在“开始”学英语,总是徘徊又徘徊,所以,说我是从17岁高中毕业开始学英语也未尝不可。
    初中第一堂英语课后,我和绝大多数的人一样,被英语老师给煽呼晕了,一大堆祖国建设需要之类的话过去后,心里暗暗发誓要学好英语。我不是说学英语不是为了祖国的建设,但是一大帮子实际上还是小毛孩子的学生,被这么个理由给刺激着去学英语,肯定是不正常的,另外也是容易泄劲的。我学英语兴趣的兴起,和学英语兴趣的丧失,都是在和我的英语启蒙老师学习期间发生的。记得刚开始,我的英语还能考90多分的成绩。可是到后来,学会基本交流的语句的乐趣被无休止的填空和选择练习所代替,尤其是我的老师非常敬业,经常在下午自习的时间,给我们讲解一些语法规则什么的。记得自己就是从那以后失去对英语的兴趣的。当然这样叙述很有推卸责任的嫌疑。对英语失去兴趣,毕竟是一种很个人的情况,可能是和我从那时期比较注意班里的一个女生有关,当然对这一件事我也不是拿得很准,但我的老师对此肯定是不必负责任的,因为根本就不是她的责任。反正是没有兴趣了。于是成绩就滑坡,一直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后来有过一次反弹,是从40来分弹到了70来分,记得被老师当作典型,问我何以有此种进步,结果我没说出所以然来,实际上,很可能是那一次运气好,偶然爽了一下而已。后来又开始不及格的事实也能证明这种运气假说。
    我实在是应该感谢我初中英语老师的。单词我没记住多少,那是因为我自己不记。语法稀里糊涂,那是因为她讲语法的时候,我的思想经常是在信马由缰。句子造不出几个,那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认真背诵课文。考试不过关,那是我根本就不理解英语问什么要那么考——我以为,当着老师的面,说两句漂漂亮亮的Good morning之类的才能正儿八经考查一个人的英语水平,而且直到现在也这么想。所以,我再次重复,我的英语,在学得很糟烂的时候,是没有老师什么责任的。我想,把当时的我交给任何其他老师,效果不大可能会更好,但却有可能会更坏。我是说,我的发音,如果不是碰上了这位老师,很可能就给糟蹋了。
    初中英语老师的发音,据我的记忆,还是相当标准的。因为最初的单词读法,都是跟她学来的,后来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这种推论得出的结果,应该比记忆还可靠些。如果不是有了发音比较标准的基础,我的英语可能只能是不停的开始,然后徘徊,却始终没有前进了。因为上千个单词的发音,如果一开始就搞糊涂了,后来补起来所费的力气就太大了。
    我记得自己是带着英语不及格的成绩进入高中的。入高中的时候自己很是下了一些决心,要学好英语。的确也是没少费功夫,成绩也有起色,70分没问题了,偶尔也能超过80,但总是费力气,感觉上总不如应付语文、地理这样的课程爽。这段时期的英语学习,除了感谢老师外,还得特别感谢我父亲。当时我要一台小录音机,说要听英语磁带,父亲毫不犹豫答应了。当然录音机买来之后,听歌的时间并不比听英语的时间短,但好在听英语的时间也并不真的比听歌的时间短多少(由此可见,我这个人,好歹还有一些自制力),所以,进一步巩固了英语发音的基础,虽然语法等方面还混乱得很。高中前两年,上大学英语系的想法,是从没有过的。不仅英语系没有想过,就连上大学也没认真考虑过。总之日子过得很是没有目标。
    高二过后,我的总成绩在班里不上不下,正好是中间。本来我打算,班里30个人,如果是15名或者更靠前,就努力学习“文化课”,考大学的某个人文专业;如果是16名或者更往后,就去学美术。这东西在我们那里被认为“好混”,许多没有任何美术基础的孩子,练上几个月,就能混个美术系。而我,据当时教美术的老师说,没经过训练画出的作品,已经和里面许多人最后能达到的水平相差不多了。何况,自己从小就喜欢画画,所以,这样一个选择对我的诱惑还是相当大的。高二期末的考试,我正好考了16名,本来是可以作出学美术的决定了的,然而实际情况是,离考试差两周的时候,新转来一个同学,他的成绩排在了我的前面。就是这个极为偶然的因素,使我的选择变得复杂起来。经过审慎的思考,我认为我还是应该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